berTrAM CTF 回忆录

今天匆匆把早就准备好的内部信发到了比赛群里,正式和一些过去告别了。从写完到真的发出去也有好几个月了,一直鼓不起勇气最终发出去,但是在看到今天的津门杯以第11名的成绩没进决赛的那一刻我就下定决心要在今天结束这一切。

初见

从最初学校的校赛入门到如今,参加CTF包括组织团队已然6个年头了,即使在今天我依然记得2016年的0CTF时第一次参加大型CTF比赛,我和goldsnow两个人在小小的办公室里,看了两个通宵,玩了一整天的游戏结果结束了啥也没做出来。

后来0CTF决赛的时候,导师带我们去交大参观决赛,也是在交大我参加了第一场OpenCTF,参观了第一场国际赛,从此我就打心底里喜欢上了这个竞赛,我想要解决CTF世界中的所有puzzle。

沉淀

虽然很喜欢CTF,但那时候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觉得打CTF能改变什么,也没觉得打CTF有什么出路,因为自己始终很菜,看不见成长的曲线。

转折发生在自己第一次把php的开发手册大致读完,把Web安全的漏洞原理学完,然后再回到比赛中开始做题,我发现我好像拥有了魔法,我可以把一道题做出来了,我可以拿到FLAG了,我可以获取shell了,这种喜悦我想是每一个CTF选手在做题中所追求的。大概就是一种久旱逢甘霖,一种看得见的成长。

爆发

其实在16年就认识了Nu1L的队长Venenof,在我成长过程中,虽然说他从不会给我flag啥的,也不会告诉我思路,但是他每一次喷我菜狗,我都记在心里,即使比赛中没做出题来,赛后我也一定会看着别的战队发出来的Writeup去学习姿势,也正是这种知耻而后勇的感觉让我时刻保持着学习的极大热情,仿佛对知识的汲取到了一种渴望的程度。

0x01

后来陆陆续续参加了一些比赛,认识了许多当时的大佬,我对着他们的博客膜了一遍又一遍,认真学习每一篇博客文章,搞了Reeder,每天等着大佬博客更新我去汲取点养分,自己学点新的知识。现在自己还印象很深,bendawang、wonderkun、lorexxar、乐清小俊杰等一众人的博客天天被我翻开边看边学一些感兴趣的知识,仿佛他们的博客就像一本奇幻的小说,我可以一直看。

0x02

2017年我和Mirage众成员办起来了我们的第一次MCTF,这一年的MCTF现在看起来是那么幼稚,当时出的题放在现在能被赛棍们AK掉,但是出题的能力就是在那时候一点点训练起来的。

0x03

2017年很多记忆,但是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和Venenof有关,那一年是他最后一次参加蓝帽杯,却也是我第一次参加蓝帽杯,那一年,我们第一次没和学长一组,分开几个小队打,出发前信心满满,因为2017年我们已经开始在国内一些比赛小有成就,我和goldsnow自认为可以拿个一等奖,谁知道Venenof上来10分钟直接统治了赛场,直接被打成撒币,而且得意于我的通防WAF500了,直接导致无法修复,一直DOWN机,后来申请重置后,恢复了,但是我还是挖不出洞来。由于Venenof坐在我们隔壁桌,那时候比到下午,他估计也无聊了,给我说你看下你们的服务器,我进去一看好家伙直接挂了SDPC的黑页,太可恶了,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0x04

印象中2018年第一次交大0CTF变成了腾讯TCTF,也是那一年TCTF扩大了参赛面,不仅仅是国际赛,增加了国内高校赛,那也是第一次Mirage入围高水平赛事。我们信心满满过去,赛前还在排名这个队,那个队,打着心里的小算盘,结果比赛结束又是一个喜闻乐见三等奖GG。

也是2018年,Veneno终于毕业了,我也在蓝帽杯的赛场上完成了复仇,分区赛的时候直接和队友一起打的别的队抬不起头了,决赛亦然,可是决赛的最后一轮,我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就是漏洞点也找到了,流量也重放了,人家打过来就是能getflag,而我打自己就是没法getflag,所以最后一轮将前面积累的优势丧失了,屈居第二。

0x05

也是2018年我们举办了第三届MCTF,这一年题目中规中矩,也算一个小型的不错的比赛了,也是在这一年认识了Altman:他来玩我们的题目,后来他也喜欢上了这东西,随着后面他问我问题越来越多,我们也逐渐成为了好朋友,以至于后来成为了好队友

回忆

2017年底我看着题量日趋庞大的CTF比赛,我觉得如果说还是以我们这种一届计算机90个人的学校在CTF比赛中根本占不到优势,尤其是在XCTF开始后我就发现,一个人一天甚至两天做出一个题是常态,因此就诞生了要组建一支联队的想法,那时候正好认识了bendawang的几个学弟,他们也对CTF十分热爱,后来他们又拉来了Cycle等几个朋友,第一次组成了MxM联队,印象中组成联队后最后参加的一场比赛就是2018TCTF quals,那一年我们即使已经扩充了队伍,但是依旧还是跟2017年一样的排名进决赛,可想而知是多么卷。后来随着实习、毕业考试等,2018年基本上除了完成一些常规操作就废了。所以MxM的战队生存了很短的一个时间,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一段经历,我决定了一定要再去成立一个战队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全新的组织方式去挑战为止。

升华

2018年认识了腹黑,那一年他们的W&P正是兵强马壮,直到2019年毕业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W&P也已经基本消失在赛场上,因此基于我内心的执念,我想和W&P的剩余力量重组一个战队,但是按照一开始把所有人拉在一起的想法,最终发现,很多人已经工作或者已经去别的队伍了,无法调动起积极性,即使队伍拉起来,但是始终发挥不出所有人的能力,我们就悄悄抛弃了原有的群,重新拉了一个仅仅20人的小群,这样子组成了W&M的真正的原班人马。

也是基于这一班原班人马,我真正的感觉到联队的力量,每一个人都能在比赛中出力的感觉真的很好。

转身

转眼和W&M成员们一起参加比赛也2年有余了,有欢声笑语,也有愤怒不快,也有组团洗脚,也有健康团建,两年里很多愉快的事情依稀在我脑海。

随着工作的繁杂和精力的减少,我对于带团队的工作却越来越提不起动力,明明有很多问题,但是我却没有时间去改进,明明比赛的人越来越少,我却因为他们已经工作了连喊他们一起来打比赛的勇气都没有。

因此在20年底altman和我吐槽的时候,我决定要改变这个局面,但是每个人工作了,或者有更重要的学业、生活了,这些事情都不可避免,因此我想到了跟W&M一开始组建的时候一样,重组。唯有重组才能一下子解决诸多问题,也因此有了今天这篇回忆录。也正是吐槽前,我们相中了@满秋ha1和@Yoshino-s两个小伙子,很多方面虽然还不够成熟,但是在V&N中表现足够出色,不管是技术也好还是为人处事也好,我个人觉得完全可以撑起一面大旗。

关于V&N以及V&N的未来

V&N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尝试,因为V&N将整个战队的生命延长了很久。

提到V&N就必须要谈一个人:十月,虽然这小女生看起来傻憨憨的,也确实是个崽总,天天喷我,但是做起事情来真的很认真也很负责,她把整个V&N打理的井井有条,跟每一个成员都有很好的联系,虽然后期她因为网络暴力已经不怎么管了,但是她的创造能力给W&M甚至整个国内CTF圈都留下了宝贵的财富,这是一个未曾设想的道路。

正是十月背着骂名在各个学校拉人,才将V&N建起来,这里有各个学校最具创造力的一群人,他们对CTF世界充满憧憬,是未来CTF宇宙中不可或缺的一批人。V&N中的一批人已经被W&M吸纳,而现在他们也成了W&M重组后的中流砥柱。

随着十月的脱手能很明显感觉到V&N中的一部分人,不再对CTF有充足的热情,而且比赛也不是特别积极参加了,所以在思考W&M的未来的同时,我也在想着V&N的未来,我觉得对于一个新人团队来说,重要的不是有意去发掘那些顶级高校战队中的高手,而是给一些小学校出来的选手一个更大的平台,让他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中展现自己的技术,展现自己的各方各面,仅此。所以后续有可能随着重组后W&M走上正轨,我可能也会去开启一段新的冒险,做一个V&N 2.0。

...

此处评论已关闭